聆沨

多年生留府长史

渭城已远波声小

本来就是不爱看视频的人,当年《军师联盟》也没想去看,这次倒去专门领了优酷会员,看《烈火如歌》。

感叹起很不怎么看剧,不知道现在已经人性化到可以自己选择要看的人物桥段和播放速度。可是供选择的三个演员我都不是这次要去看的。

只是想要看一个人。只在9,11,15等几集只出现过几分钟的一个人。

挺拔修长肌理分明的好身材现在略有些中年发福,年轻时候狭长微挑的一双眼不出所料的有了几分阴影下的眼袋,眉间几道刀削斧凿的皱纹更加深了几分。大学刚毕业那年烫伤的半张脸的皮肤如今显出岁月的痕迹,人到中年圆润的脸只能依稀看见当年分明优雅的棱角,薄唇依旧唇线分明若着了淡蜜色的描笔绘出的工笔图,还像当年那般,眉峰一敛凤眼微垂唇角一牵,心里重复过万遍的那抹熟悉的浅笑,却勾出几道浅浅的波痕。

立在一旁的周姓演员笼在一身雪色里,只看得见一线下颌,弹幕疯狂滚动着溢美之词。关掉纷繁的弹幕,剧中的他只说了句“老了”,我却依旧倔强的以为他不论沧海桑田,都是远胜旁人的那一个;我却依旧含着泪想着,一袭白衣入画一挽胜雪银丝,在无人可出阿卑罗王之右。

认识邵峰不过是《新三国》里披头散发深沉少言的陆逊,自然并不觉得又如何出众。看剪辑时候才看到《天剑群侠》的素材,风流潇洒的文剑武书生萧廷一袭白衣一头银发,唇边勾了笑,翩然走来,眸光一转,已是占尽半生风流。

这才惊觉这是怎样的一个演员,在近二十年前的时光之外,就已经是这般接近所谓当今男神的极致。

萧廷的诗剑风流潇洒深情与阿卑罗王的邪魅霸气猖狂狠决,姜季泽的贵气优雅少爷做派与魏端本的卑微儒雅唯唯诺诺,逍遥王的快意风流肆意洒脱与赵光义的老谋深算胸有城府,石惊天的正义执着少年锐气与左利军的任劳任怨无私奉献……太多太多,每一个都是他,每一个又不是他。

那么多那么多,各色各异千姿百态,并非全靠造型服饰倒模化妆台词风格,只在他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之间。到底要如何才能描述好那样的一双眼,初见之时尚然可以嘲笑说眼睛太小,多望几眼便知道深陷进去被他折服。

二十多年前化妆技术放到当下可谓惨不忍睹,服饰造型连影楼都比之不及,台词更是琼瑶风味的尴尬到出戏,塑造一个令人倾慕的形象全不在当下流行的化妆美服滤镜特效,可他生生驾驭了如此拙劣出戏的道具和背景,全在举手投足眉眼微动之中的炸裂般的演技生生造一个男神出来,一下子恍然惊悟,以前傻傻以为的高冷面瘫的男神,只不过是时时刻刻随时随地挂着一张漠然无意的脸,只不过是眼线眉笔刻画的刀削斧凿的五官,只不过是带着美瞳的眼和说着半文言的唇。又怎么能比得过眼前这个立体丰富活生生的一个人

令人倾慕的是多变而深沉的声线,荡在耳里,或高贵或风流或霸气或卑微,种种之间全是台词功底和绝美的苏到沉醉的嗓音。现下说起声音可谓好笑,因为剧中角色大抵都是后期专业CV配音,就算是自己原音不过也就是千篇一律全靠台词苏一苏。可就有人,在千千万万个角色里用自己一人的嗓子,幻化出千变万化性格各异的嗓音来。

腕倾腕落间挽出潇洒利落的一个剑花,指开指阖中旋出风流肆意的一把折扇。想起前一阵子尴尬的不行的诸如拉面撩妹等的各种搞笑桥段,忽然就想起他说当年憋着一口气在晚上12点早上五点背着人练打戏,在水泥地上练鱼跃到鼻青脸肿,因为一句瞧不起的话暗暗练台词练到被请去为电影配音,想要眼神的绝好一整天一整天的盯着篆烟看。是怎样的一种付出呢。现在吊着威亚用着各种高端的器械,外景全靠扣绿幕,倒个模整部戏全是武替演完,而我现在还记得逍遥王剧中V领里面明显被烈日灼伤的皮肤和他说起武打全是自己拍摄破皮流血都是小伤不算什么的淡然样子。

有他的剧组总是可以省下一大笔。道具里面所有的字迹都是他一手承包,一收俊秀飘逸的书法,写成扇面书信,对联题款上还要落一个“邵峰”的名字,看剧时候悄悄入眼,让人会心一笑。堪比CV的嗓音唱歌也是轻松自如,几部电视剧主题曲全是他的作品,惊觉如果当年有跨界歌王之类,深情低音炮还不知花落谁家。

可是,可是。说了那么多,你们依然不认识他是谁。

黄金的年岁里毅然出国巡游,记得他说起的挫折压力之下埋起疲惫的心,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沉稳样子。总是太过超前,《天剑群侠》(以后也许会详细说多么超前适合当今审美)总制片人到演员的巨大投入呕心沥血不过平平回应,《霹雳菩萨》里面小鲜肉的可爱俊秀样子却是早了潮流20年(放在现在该有多流行)。分明是对自己要求几近严酷的人,带着淡淡的失意,仍然坚持着当演员不当明星不当歌手不当CV的执着。

生不逢时。

我不知道那样一双眉眼一道薄唇,那样182大长腿身长玉立,那样炸裂的演技,那样苏炸嗓音深情的眼眸,那样多才多艺打戏出众,那样的一丝不苟呕心沥血,就算只加上现今的一点点服饰化妆一点点特效台词一点点审美潮流,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分明是俊美无俦的郭靖的人选现在演了丘处机(自然也很棒的出演),分明是傲立三世之外的清绝人选现在演了这角色旁边爱子心切的老皇帝。

我不知道如何说起,每个时代总是有那么多生不逢时,面对时代发着“我生君未生”或者“君生我未生”的或前或后与年华堪堪擦肩错过的悲叹。汉朝必然有忧郁至死的杨玉环,大唐也必然有垂老闺中的赵飞燕。那么流年之中遗失的何其之多,壮志未酬的又何止这几个。

“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你怀念从前,往事并不如烟。”耳机里他深沉优美的歌声缓缓而来,改编的曲调曲折回荡,听的人眼睛湿润,老剧的画质逐渐模糊可当年的眉眼越发清晰。回忆二十年前的锐气少年和二十年后沉稳大叔。你还是你,抬了眉敛着眼向下望着,薄唇轻抿似乎想要勾一个笑,二十多年不曾变过的神色,目光沉沉如水,坚持着坚持着走下去。

是啊,又如何。愿天道酬勤。愿陈醴愈醇。愿你分明锁骨间红绳坠着的玉坠一如既往的护佑着你。

愿所有的,感或不感未尽己志的我们,和你一起坚定淡然的继续走下去。


评论(12)

热度(25)

  1. Queen of Dreams聆沨 转载了此文字
  2. Queen of Dreams聆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