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沨

多年生留府长史

【痴人语】太平

#李昭仪正式出场,玄亮还在没呢

#前面那一章如果真的有人看戳头像,反正总共也就这几篇文。。

#考据是经不起的吧,只是在尽量不出戏而已。。。



(二)故国


李昭仪进宫的时候还是个才值妙龄的少女,而此时的刘禅年岁已经不小了。加上来自南方的李昭仪性烈而尚武,越发像当年先帝迎娶孙郡主的那桩婚事。


其实最后碧血染江的结局也是如此相似。不过这是当时津津乐道这桩婚事和后来的“清君侧弑大将”的蜀人不曾想到的。


虽然李昭仪和孙郡主一样都是背负着巨大的政治意义步入婚姻,可不同的是李昭仪带着自觉自愿的心思嫁了决不会爱上的人,而孙郡主怀着不情不愿的心境嫁给了终会爱上的人。这实在是很难说谁更幸福,乱世中的女子本就无幸福可言,二人至少各占一幸,也是难得,可这都是后话了。


当日李昭仪来的时候,寻的其实是诸葛瞻。干练装束的少女跃下马来,将马缰马鞭一并扔向同来的侍从,向门口仆人微微拱手见礼,便递上去一张象牙做的名刺,紧皱的柳眉微舒,坦然的背着手踱起步来。


几乎不出所料的少女就被领进了诸葛府,这个承载了整个季汉希望的府邸。很快诸葛瞻就确定了这确实是与南蛮接壤处大户李氏的独女,前来的目的便是代表南蛮地区汉人势力来与政府和亲。


少女的父亲自然是抱定了和亲以保族荣族的想法,这是诸葛瞻想得到的,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少女急不可耐想要嫁来的理由。


“家严从小告诫妾,说我李氏一族尚可在南陲自保,皆是仰赖诸葛丞相的南征之功与治南之德。我自幼仰慕丞相忠贞坚毅,又兼有大恩于我族,可叹妾生之年太迟,不能生事丞相,于是请嫁到诸葛府上来,报恩于丞相的公子。妾心至诚,日月可鉴,还望公子感念,留妾做个小妾仆从都是圆了妾的一片心了。”少女说罢深深一跪,便不多言,只仰脸看着诸葛瞻。南蛮民风旷达,女子上门来拜,两方对视,竟也毫无窘迫。


诸葛瞻知道这是虽然这亲一定得和,但嫁给自己却是万万不能答应的。一来若是嫁给诸葛瞻岂不是揽了主上的功绩与威风,二来自己妻子也就是公主这边也不便相处。于是诸葛瞻便说其父子二人全赖先帝和陛下赏识提拔,得遇圣主方有今日,又道南征全是主上决策得力不可全然归功于先父,所以若是李氏致诚致义,当报国恩与陛下之类云云。这么委婉暗示其嫁入宫中本也不抱希望,只是客套一说,没想到李氏冰雪聪明瞬间明白其中含义,且竟不假思索立马答应。


“妾知道了。那妾狂妄一求,愿得入宫中侍奉君王,”抬起头来,小脸上细嫩的肉紧致有力,一双丹凤眼狭长而锐意,鼻尖挺巧嘴唇轻抿,确实是南蛮之地才能出的美人。“妾身命就是诸葛府的了,既然公子这么说,就让妾替丞相劝勉君王吧。”


刘禅于是没得选择的娶了李氏,进宫就封为昭仪,以显扬对南陲势力的重视。当时时局动荡飘摇,连边陲野人也开始思考连攀皇戚谋求庇佑,事态之艰可见一斑。


可恩宠和爱情是决然不同的。刘禅当时答应下亲也是考虑了李氏那充满英气的美貌,可他俩之间只能相敬如宾尽尽责任——李氏实在是太崇敬诸葛亮了——李氏绝不会爱上迥乎不同到背道而驰的刘禅,刘禅也绝不会爱一个忠心追随诸葛亮坚决履行劝勉皇帝职责的妃子。


这是刘禅永远也想不通的,这些何苦来哉的人,飞蛾扑火般疯狂的追随者那样一个人,就算他死了也要把自己活成他那样子,严肃而稳重的维护者大汉的礼法,坚韧而勉强的兀自一步一步的跋涉。而那人本人又在追随什么呢,是自己逝去的父亲,还是海晏河清的愿望,亦或是发乎灵魂的某种信仰?


总之李昭仪成为了一个决然拥护诸葛亮的女子形态的董允。直言劝谏和旁敲侧击与董允的神情无二,出口成章一片赤心的长篇大论更像是诸葛亮,而深肖孙夫人的则是英武果决的气魄。


“南蛮不知天下兴亡治乱,献南中锦鸡于圣上,何异于献褒姒于周幽,献妲己于商纣!妾深感罪重,杀锦鸡清君侧以绝朝乱,现请蛮人不知礼之罪于陛下。”刘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较弱而纤细,特意穿了封昭仪时的蜀锦曲裾礼服,现在上面横七竖八全是锦鸡喷出的鲜血。因为宫中不得带刀剑利刃,杀死这只能征善战的锦鸡全靠这双纤纤玉指生生拧断脖子。脸上分明有血迹,也不擦,只决绝的低着头,本是在请罪却分明透出我为国除害身死无罪的大义凛然,叠加着从诸葛亮到董允到一众忠臣老臣的身影,傲然而谦逊的等着发落。


刘禅看着赤色的血,看着南地美人,看着宛如那群人的表情气势。什么话也说不出。本就是因为自己喜爱斗鸡,于是李昭仪娘家便送来了一只南地特有的锦鸡讨好圣上。南地的锦鸡毛色斑斓绚烂,缎面一般的翎羽,尾羽也是璀璨若一簇烟花。最难得的是南蛮的鸡最是好斗,两翅生风如鲲鹏,双足尖厉赛刀刃,而宛如鹰隼的眼神狠厉的剜一下,就连人也怵三分,更遑论其他禽辈。于是锦鸡像当年二叔般顺畅的一路过关斩将,问鼎蜀中斗鸡之王。刘禅这半月来沉迷于此,甚至想给鸡封一个大司马的爵位。


就是这么一只自己最心爱的猛禽,被身为妃子的李昭仪以为国除害的理由先斩后奏生生扯断了脖子,扔在刘禅的面前,狠决的威胁着身为皇帝的他勤于朝政务为明君。


刘禅在几乎晕厥的狂怒和心疼中很想给她加一个“刺杀朝廷命官”的重罪。


可他什么也没说,因为对待这样的危身奉上刑民克服的人,再怎么指着他鼻子骂,他都无言以对无法惩罚他们。这是相父为他养成的扭曲习惯,也是相父留下的孩子孤独回忆他的方法。于是脸上的皮肉自动形成他一贯的宽容慈爱的笑:“李昭仪赤心为国,忠心奉上,何罪之有。赏蜀锦五匹,重新做身衣服罢。”说完摆摆手,机械而傀儡的转身走去,艰难迈步之时还听到李昭仪将头叩在地上的咚咚声和坚定的回话:“谢陛下!妾定不负圣恩,恪守本分,进尽忠言,以侍奉英明圣主。”


一句话字字凿心,刘禅直想发落李昭仪像那只锦鸡一样生祭在定军山上。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