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沨

多年生留府长史

【人间世】段子·潮音

十五六岁的年纪,总是睡不醒。午后在夏日最长,风拍打窗台,物理课的空气总是黏着的使人醺醺然入梦。
梦里总是少年人杀伐天下的雄心,冷兵器时代特有的碧血如花,马嘶枪鸣。大纛烈烈招展,古老的文字写下两字姓氏,被风和血染的看不清。
枪尖起落,却总是忽然回头,千钧一发之际,想要回望的究竟是什么呢?
“……成像。”惺忪睡眼里物理老师的光学还在自顾自变换莫测。
少年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做相同的宛如亲历的梦,为什么总是在杀伐果断时回头去望,为什么光学课上的“成像”总是把自己王侯将相的春秋大梦惊醒。
因为少年终究是不知道,前世唇齿呼唤过太多遍的名字,就会融成血脉里的潮声,在生生世世日日夜夜呼吸间涨落,趁着每一次心跳,拍打心房。

“丞相。”在万军阵中,姜维总是习惯忽然回首望向中军大纛。在厮杀中忽然的失神是姜维永远也改不掉的恶习,从风发少年直到垂垂老矣。

评论(14)

热度(46)